帖子详情
当前位置>>爱乐论坛>>帖子>>详细
查看:14879
回复:0
观大型民族管弦乐清唱剧 《大地悲歌》所想
CQMA
发表于 2017-06-08 12:24:24楼主

观大型民族管弦乐清唱剧 《大地悲歌》所想

◎张永安


前不久,我观看了由中央民族乐团和重庆民族乐团联合演出的大型民族管弦乐清唱剧《大地悲歌》,很受感动。由此,对重庆民族音乐发展也产生了的一些想法,这些想法也许不成熟,但还是想说一说,希望与朋友们共享并得到批评与指正,愿有益于重庆民族音乐事业的发展。

记得在一次重庆市艺术创作工作会议上,市文委主任汪俊提到:“未来5 年我市将在历史题材、现实题材、当代题材方面重点引导,集聚资源,结合中国梦主题创作”。在此背景下,重庆民族乐团与中央民族乐团共同创作了大型民族管弦乐清唱剧《大地悲歌》。《大地悲歌》是一部反映抗日战争时期日寇轰炸重庆为纪念殉难同胞而作的大型音乐作品,共分十个章节,其结构如下:

《序曲》:

第一乐章:《大轰炸》;

第二乐章:《思念》;

第三乐章:《故乡》;

第四乐章:《参军去远征》;

第五乐章:《稻花香》;

第六乐章:《生死之门》;

第七乐章:《燃烧的石头》;

第八乐章:《山城之夜》;

第九乐章:《天堂》;

第十乐章:《希望之光》。

《大地悲歌》演出一气呵成,对比强烈,恢宏大气,可以说是一部民族音乐交响性完美体现的恢弘巨著。正如专家评点:“《大地悲歌》以民族音乐为载体书写历史、表现历史,是近年来重庆少见的高水平舞台艺术作品。这是一部破冰之作”确是有它的道理。

显然,重庆民族音乐发展相对过去而言,着实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大型民族管弦乐清唱剧《大地悲歌》成功上演不仅展示了重庆民族音乐发展的恢弘气度,更展示了重庆人在音乐发展中巨大的决心与开放的理念。

 

2、重庆民族音乐发展的历史状态与困惑

     

      回顾重庆民族音乐发展,的确经历了太多令人纠结和兴奋的过程, 也有太多的问题值得思考。其实,重庆民族音乐发展从创作和演奏很早就拥有了自己的实力。抗战时期,重庆就亨有交响乐的摇篮,歌剧的摇篮这一美誉。建国后,50 年代重庆市杂技艺术团就已经拥了有非常完整的民族乐队,其能力和影响在全国名列前茅。在民族音乐作曲上,老音乐家协会主席叶语就为全国早期的中胡独《草原上》奏配器,该作品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青年联欢节。近些年本地音乐家在器乐曲创作上推出了不少的颇有影响的作品。作曲家王华、何泽生联袂创作的交响乐大型交响乐《太阳之子》很好地引用了本土音乐元素,从远古到近现代,通过不同的音乐视野表现了重庆人面对艰难,不屈不挠,勇敢拼搏的人文品格。

刘光宇创作的二胡独奏曲《蚂蚁》,取材于重庆童谣,通过诙谐灵巧语言方式,不仅体现了巴渝音乐的地域特色,更演绎了一种“战胜困难都需要齐心协力的道理”该作品到国外演出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杨昌龙创作的民族器乐曲《欢歌》、《断桥随想》、(刘光宇修订)《盼》等一批很有影响器乐作品。其中《断桥随想》不仅用二胡展现了暴风骤雨的复杂交织,还通过肝肠寸断,甜美凄楚的旋律,倾述一个让人难忘的爱情故事。

本文作者20 年前就创作了十多首二胡作品和民族器乐合奏曲。创作的大型二胡协奏曲《川江魂》、《边寨马帮》由中央民族乐团演奏。中央电台录播。而后又由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央广播乐团组织百人联合演奏录制,出版光碟以《川江魂》为题,在台湾出版发行,销售海内外。创作的二胡独奏曲《赶街》参加第十四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以后该作品又在世界著名音乐厅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重庆还有很多热衷音乐创作,也创作了不少民族器乐作品的作家。例如大同民族乐团、巴人民族乐团、江南民族乐团等在重庆的民族音乐发展中新作不断,他们都在为重庆的民族音乐发展默默耕耘,倾力奉献,可以说重庆在音乐创作上有自已的实力。然而为什么在过去的年月,重庆的民族音乐发展既有个人的努力,也有组织的关怀,确始终没有漂亮地迈出象今天大型民族管弦乐清唱剧《大地悲歌》这样的恢宏呢?细思考,有它客观的历史原因也有人为主观的原因,笔者对此有亲身的感受。20 年前笔者创作的大型二胡协奏曲《边寨马帮》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该作品创作完成后,幸运地得到重庆市音乐家协会的支持,得到重庆二胡演奏家刘迎选和市歌舞团民乐队的支持,作品经过40 多天艰苦认真的排练,推上了舞台。在重庆第一次上演了由重庆人自己创作并演出的大型器乐曲。重庆电台也作了介绍播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时隔不久,该作品和我的另一首二胡协奏曲《川江魂》一起得到中央民族乐团的支持,列入了排练录制计划。兴奋之时,我也作了充分的准备,要排练两首大型协奏曲一定会在北京扎扎实实地呆上一段时间。结果出乎我的想象,两首作品从开始排练到中央电台录制,总共花了3 天的时间。短短的排练和录制,其效率之高,效果之好,实在让人惊叹。下来我反复思考,为什么中央和地方乐团(重庆)的艺术生产实力距离就这么大,很想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今天看了重庆民族乐团和中央民族乐团同台演出,再次促动了我的思考,拓宽了解决问题的思路。毋庸置疑,中央民族乐团的创作实力和演奏实力与重庆的实力肯定不在一个层面上,也没有可比性。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怎样思考这个问题,具体地讲,我们应该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提高自己的艺术实力,完善艺术管理方式才是最佳出路。

 

3、重庆民族音乐的未来发展

习近平强调,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还指出: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

我想,在音乐上同样如此,重庆的民族音乐艺术要健康全面地发展,艺术家们应该了解当今国际国内音乐发展的各种信息,借用一切有利于自己发展的营养,向高标准,高水平看齐,创作出既有中国特色的,又具有国际风范的艺术作品。要做到这一点,就得有计划,有规模地锤炼自巳的艺术表演队伍和提高自己的创作能力,以适应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

不可否认,过去重庆对音乐建设有过一定的注视,也取得过相当的成绩。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加强音乐建设的思维既没有形成长期稳定的发展系统,也没有落实具体解决问题行之有效的措施。音乐发展中的许多的问题一度处于“空中楼阁”悬而未决,不少问题即或是已经解决,也留下了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例如,莫大的一个重庆城,没有专门的音乐表现团体,也没有专门的音乐创作队伍,更没有专门的音乐艺术表演场地,甚至还缺乏行之有效激励机制。重庆自己的音乐人才必然在向外流失或自行消失。当年我创作的器乐作品能被中央民族乐团排演、录制,靠的是朋友,靠的是个人活动,那个累劲,那个付出,几十年后的今天想起来都毛

骨悚然。这些,都是那些年重庆的音乐发展缺乏基本的投入和有序的管理,在音乐建设的理念和思路上发生了偏差所造成的结果。

      重庆民族音乐时至当下,主要还是“散兵游泳”,没有形成自己与外界广泛交流的音乐气场。少数音乐人因客观条件,可能得到有关部门或领导的支持和观注,而大量的音乐团体和音乐家以及不少有希望和有才气的年轻音乐人,其作品或机构全靠自己支撑,他们的音乐发展始终处于自生自灭的尴尬状态之中,不利于重庆音乐艺术的健康发展。要让重庆的音乐发展跨进正常的运动轨迹,我以为可以从几个大的方面应该引起注意。

 

一:建立稳定的音乐创作队伍,提高创作人员的积极性。

 

建立稳定的音乐创作队伍,其本质就是抓住人才的问题。如何抓住人才为重庆的文艺事业服务,首先应该有良好的文艺管理政策、优秀的领导思维模式和一系列具体的,行之有效的爱才用才措施,才可能保证创作队伍建设能有效地发展。过去管理文艺创作队伍的政策措施既不能充分地调动本市的文艺创作人员的积极性;更不可能吸引本市以外的人才为本市的文艺事业服务。没有良好的管理机制就很难抓好音乐创作这个环节,一个地区的音乐风貌必然得不到真正的揭示。也正是由于重庆的音乐创作人才长期处于无序的管理状态,重庆出现了好的音乐创作人员或一些能够从事音乐创作的骨干苗子,苦于没有好的“生产环境”,没有良好的政策保障,结果,造成这些创作人才的外流、消失。针对这种状态,政府管理部门必须要拿出切实可行的建立稳定创作队伍的方案。具体地讲,要尽量让音乐创作人员能长期有效地投入到艺术生产的实际工作中,要让创作人员在无后顾之忧的状态中,深入生活,体验生活。同时,在抓音乐创作的艺术发展时,应当保证创作人才具有较好的工作环境、良好的政治地位。抓好了音乐创作“人”这个“本”,有了稳定的创作队伍,重庆的音乐艺术发展有了保障,为重庆的音乐发展翻越上一个新的高度提供了基础。

 

二:扩大音乐创作队伍,全面推动我市文艺事业的发展。

 

扩大音乐创作队伍,全面推动我市文艺事业的发展不仅要组织依靠重庆现成的音乐创作人才,还要依靠和吸引外方的人才力量,以加强和推动重庆的音乐文化活动,改善现有的困境。

在这一点上,至少可以从两方面努力实现其目标。1:对于某一专门的音乐创作题材可以实行高薪短期招标聘请的方式,吸引外方高级人才参与创作;2:对于有志长期合作的外方高级人才,提高他们的薪津待遇、较好地解决住房问题和家属问题等,使其成为重庆音乐队伍中的有生力量。这样既有利于拓宽本地的文艺创作思路,也有利于带动促进本地更多的文艺创作人员努力工作。大型民族管弦乐清唱剧《大地悲歌》就采用了外请专家加入重庆的民族音的乐创作和演出,事实上,在外请音乐专家的指导帮助下,对重庆的音乐发展产生了积极作用,也拓宽了本地音乐工作者创作的眼光。当然,重庆的民族音乐发展最终还是要依靠自己培养的人才来完善自己,展现自己,这才是重庆音乐发展健康兴盛的真理。

 

三:提高音乐创作人员的艺术修养,为将来重庆的音乐发展进一步打下坚实的基础。

    过去,重庆更多的是强调艺术舞台表演的直接效益,而对于文艺创作队伍尤其是音乐队伍的自身素质建设强调不够。音乐家的创作思维得不到及时地丰富更新,在创作过程中就难以把握住音乐创作深层次的历史蕴涵、现时特征和未来价值,也很难创作出时代需要的动人的艺术精品。因此,有关部门应不断有计划、有步骤地将创作人员送到中央甚至海外高级的文化艺术院校深造学习,以拓宽音乐创作人员的审美视野,提高他们的艺术品位和对生活的观察能力。

      加大智力知识的投资,无疑是都市音乐文化向前发展的长远措施。因此,一个地区的音乐创作不仅应当以专业创作队伍为核心,以点带面,而且还要在大量的群众性的音乐创作活动中发现人才、启用人才。把优秀的创作人才尽快送往高级学院深造或吸入专业文化艺术团体,使其更加有效地发挥其才能,更广泛,更有效地推动一个地区的音乐文化发展。

 

四:建立精品意识,激励创作热情,提倡人才竞争。

 

      在音乐创作中应当建立精品意识。即使说,一旦落实了具体的创作计划,就应当采用投标聘选的方式选拔创作人员,通过集中优秀的创作人才,形成强有力专门的创作集体。以增大精品生产成功的几率。在音乐艺术人才的选拔中,必须突破立足本单位艺术生产的局限,应在全市范围内以及全国范围内挑选人才,尽可能集中好的艺术力量,生产出代表新重庆文艺水准的,符合人民需求的高质量音乐艺术产品。通过激励音乐创作机制,对有创意和成熟的音乐作品,提供物质和资金保障,同时为其审核落实舞台呈现和音乐制作等事宜,这些基本保障也是重庆音发展不可缺少的。

 

五:建立和完善专业的交响乐团、民族乐团以及与声乐发展相关的声乐团体。

 

      重庆人至今也没有一支专业的音乐表现团体。仅有的松散乐团只是应时需要而由各大艺术团体的音乐人员临时组合而成。松散机构既不能很好的体现音乐大师的艺术精品,更不能很好地为本市音乐工作者自己创作的音乐作品提供展现的阵地,这又是重庆音乐人的悲哀。 事实上,任何一个音乐团体的艺术修养不是三月五月所能建立的,她需要经过相当长的历史发展,任何一个有名望的乐团几乎都经历过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由低水平到高水平的发展过程,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因此,早日建立重庆乐团(包括交响乐园,民族乐团),重庆的音乐发展也将早日进入良性有序的发展机制。

      总之,重庆的音乐发展一定要紧贴时代步伐,在高的美学追求基础上彰显个性特色完善管理机制。通过重庆民族器乐这一有限的空间把重庆的文化生活提高到一个崭新的档次是必要的。这是重庆人民的需要,社会进步的催促。也是“中国梦”在重庆文明建设发展中接地气的有力体现。

 

    张永安:男,重庆市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从事作曲与音乐理论研究。

重庆市音乐家协会cqmusician.org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246号-1